美國法學院 LLM & JD制度, LSAT考試, 與LLM/JD申請

發佈日期:0000-00-00
亞裔律師最多的律所有哪些?



作為美國的少數族裔之一,亞裔的人口僅占美國人口的5%左右,但是亞裔對美國社會起到的影響和推動作用遠遠不是這個數字能衡量的。在美國的許多地方,亞裔都是受教育程度和平均收入最高的族裔,也常常被稱為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
 

 
以上資料來自wikipedia
 
在法律這個高門檻的行業中,亞裔同樣佔有一席之地。首先是頂級法學院中亞裔學生的數量,在T14或者T20法學院中,亞裔學生所占的比例遠遠超過亞裔人口占美國人口的比例,哈佛的亞裔學生人數占到15%左右,而UC-Berkeley甚至達到了20%。
 
雖然亞裔學生在頂級法學院中數量可觀,但是進入職場以後,亞裔法律人就給人一種“銷聲匿跡”的印象,這或許是因為亞裔法律人很少出現在新聞媒體的報導中。當然也有亞裔法律人曾經成為大眾熱議的公眾人物,比如畢業於哈佛法學院,現任耶魯法學院教授的“虎媽”Amy Chua,以及畢業于哥大法學院的美國2020大選民主黨候選人Andrew Yang等。
 

 Andrew Yang,圖片來自wikipedia
 
那麼在律所這個圈子中,亞裔法律人都到哪裡去了呢?雖然在有些律所我們可能只能看到零星幾位亞裔律師的身影,但是在某些律所,包括大所在內,亞裔律師的比例非常高,接近25%。也就是說平均每四名律師中就有一位是亞裔律師,在這樣的律所上班,你可能很快就會忘了亞裔是少數族裔吧。
 
我們今天就來看看美國的哪些律所對亞裔律師的接受度最高,各位在JD/LLM畢業之際也可以將這些律所作為重點求職目標來考慮。
 
據法律網站The American Lawyer報導,如今美國的亞裔律師似乎都在紛紛湧向同一家律所——Fenwick & West。據The American Lawyer 2019律所多樣性調查的結果顯示,Fenwick的亞裔律師比例高達23.4%,是美國前200大律所(Am Law 200)中最高的,其中9.9%為合夥人。亞裔律師占Fenwick律師群體的比例已經接近MIT中亞裔學生的比例(25.7%)。
 
根據The American Lawyer的統計,包括Fenwick在內,美國營收排名前200位的律所中(Am Law 200)共有9家律所的亞裔律師比例在15%以上:
 

 
對於上圖中如此喜人的比例,特別是Fenwick幾乎每4位律師中就有1位是亞裔的比例,同樣身為亞裔的The American Lawyer專欄作家Vivia Chen非常興奮,並且想要找到Fenwick對亞裔律師如此有吸引力的原因。於是她對畢業於哈佛法學院、目前擔任Fenwick證券稽查與訴訟領域(securities enforcement and litigation)的合夥人Felix Lee進行了專訪。Felix還在過去10年多的時間裡擔任律所的多樣性與包容性委員會的主席。
 

為什麼這家律所有這麼多的亞裔律師
 

我們就來聽聽Felix是怎麼說的吧。
 

Felix Lee,圖片來自law.com
 
Q:Fenwick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亞裔律師呢?這種情況是自然形成的還是有意為之的呢?
A:可以說兩種成分都有吧。我在2000年左右從另一家律所加盟到Fenwick,當時這裡已經有很多亞裔律師了。有比較大的基礎量在,亞裔律師就會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這也意味著一部分亞裔律師可以進入管理職位或是成為合夥人。Fenwick的亞裔律師比例可以說是數十年積累的結果。我們在律所的每個部門都會有意識地培養亞裔律師。當然了,身處灣區會帶來一些先天優勢(灣區本來就是亞裔聚居的地方之一)。
 
Q:所以說亞裔律師並不都是nerd型的智慧財產權法律師囉。有多少亞裔律師有理工科的背景呢?
A:有些有理工科的背景,有些則沒有。理工科背景並不是我們招聘律師的必要條件,但是我們確實有專注於這一領域的業務。來我們這兒應聘的律師不一定要有理工科背景,但是需要在這個領域有些知識儲備。我們律所對科技的態度是非常開放的。像我的話,大學念的是political science,但是在業餘時間,我可以自己組裝一台電腦。
 
Q:你還會自己組裝電腦?我覺得大多數政治學背景的人不會這麼幹。
A:我想我可能打破了某種固有成見。
 
Q:你剛才提到灣區的律所招募亞裔律師會容易一些,那麼你認為Fenwick的亞裔律師比例在矽穀是很突出的嗎?還是說這樣的比例在這裡挺普及的?
A:在灣區,大家之間的比例差距沒有那麼大。但我認為我們的亞裔比例還是要高於我們的競爭對手。我們律所長期以來都非常重視律師的多樣性,而且律所的最高管理層對此也有介入。律所主席和執行委員會的多位成員同時也是多樣性委員會的成員。他們通常也是在律所中最有發言權的人,他們中也有一部分白人男性。
 
Q:你們律所的多樣性委員會是所裡的每個人都能進的嗎?
A:不是的。現在我們已經是一個25人的委員會了,再進來一些人就太多了。我們在招募委員會成員的時候考慮的主要因素是委員會成員的多樣性以及每位成員所代表的族裔、執業領域以及性別。我們也會確保委員會成員中有足夠的管理層成員,這樣就能為委員會的運作帶來一些變化。他們會和低年級律師坐在一起,這是一副很有意思的景象。在那樣的環境下,大家都會產生很多新想法。比如說,為了招募一些少數族裔律師,我們最近擴大了招聘的法學院的範圍。另外,我們需要在招聘非洲裔律師和拉丁裔律師方面做得更多。
 
Q:你執掌多樣性委員會已經10年多了,下一個目標是什麼呢?
A:在之前我們的工作重心是去克服一些公開的偏見。現在我們將要應對一些潛意識的偏見,這並不僅僅針對多數族裔,而是和每個人都有關。同時我們也想把工作重心放在亞裔以外的其他少數族裔群體上,這不是說我們在招募亞裔律師這方面已經無事可做,只是我們目前的亞裔律師數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Q:亞裔律師的數量可能是不少,但是他們有進入管理層或是執行委員會這樣重要的職位嗎?
A:主管IP組的Rajiv Patel就是執行委員會的成員。這些職位上的人員會有一定的流動性,目前來說,他是唯一一位亞裔。有一些領域,我們現在做的工作還不夠。如果按多樣性標準評判一家律所的好壞,我想我們是一家“好律所”。但是我們試圖儘量不僅僅用那些標準來衡量自己。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